合含就这么整整哭广‘天、她枉那一天里把一牛


    台含迷惑地看者克凡。她看克凡盯着自己的胸脯*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系得
好好的旗袍扣子c她说,我困。说完倒头睡了过去,她知道,找到了克J”L,她就有
了家,一切问题部可以解决7。
    含含是第二天早晨被送到赡园二妈家的。她就只行一个二妈/。
    含含早晨醒来的时候兜凡已经走丁*下人说.少爷交代了,他要去找自己
的父母了,让他们‘走把她迟到她的亲戚那里;台台没有亲戚.含含想起来住
在瞧园那边的二妈。
    含含订厂半天的门才发现门是上丁锁的
一条河、台含一边哭一边喊.爸!妈:哥哥:
我了?
合含把二妈家门前的泥地哭成丁
二妈:你们在哪里啊*怎么都小管
    她没再喊兜凡,她突然之间就记不起兜凡广
    合含就这么整整哭广‘天、她枉那一天里把一牛的眼泪都哭下了。肯瓮哭
的时候连一条狗、一只鸟部没有停F来看过她一眼c人都逃命去丁,狗和乌也
都逃命去f:但哭着哭着,合含竟然醒了过来。是清650清醒过来的台台仍然
在哭,但只有眼泊.半大才下来一颗。扑通一下,砸在她的手卜,砸在她的心卜—
    历来那个显得个分憔悴,仅依然很有一点妖冶的女人的车干肯定是从天L
掉下来的。她掉落在含含的面前,说,哎哟!这不是王家的含含小姐吗?
合含停住丁哭,瞪着眼睛看着她。
我和你爸可是老相识了,常常占你们店喂呢[那个女人低头亲眼地看着台
含说。
    含台依然看着她不说话
    你爸和你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