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我抱进来吧:她依然面元表情地说。她心甲还


给我抱进来吧:她依然面元表情地说。她心甲还是咯哈  下,惊悸在刚才
的梦里。她还没来得及穿上鞋子,那个长得像个圆球一样的产婆就颠额地乐
着.把一个血腥的孩子递f过来。
    仍;瞧瞧这小模样伎的*哪里像我们乡r的核子?生F来就鼻子是鼻子眼是
眼的c:这骨节这个长,只怕是个大个儿。
    一头浓密的黑发i奶奶低下头去看他的时候,他熙黑的眼珠转广一下,竟
然咧开嘴,笑了。
    奶奶看了一会儿、突然把那孩于紧紧地楼/
他是L大赐给我的?
    产婆惊憎地看着这个不大开口讲话的女人.几十年了.她还是第一次听见
她开n说话。这个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开n的女人,现在嘴巴快乐地抖动着.一
股郑重地讲述了她刚才所做的梦。肖她说到远天那一片红光的时候,产婆顺着
她的声音向宙外望去,正午的天空里竟然真的是一片通红.太阳如向燃烧丁‘
般。她的口音让产婆觉得像做梦一样的动听,软软的,浓浓的.呼Dp呀呀然而又
是一字一句的,像炒豆子般清脆。衬里人没有说错,她是个南方的蛮干*她说
完厂,突然有些窘迫,好像自己也突然被刚才说出来的话语镇仕了。她的眼睛
祈求地望着产婆,自言自语地说.我刚才邰说了些什么啊?我不该透露神的旨
意的,你不要说出去好吗?
    产婆惊慌地点了点头,她刚刚为孩子接生出了一身透汗,现在她的脊背却
是一阵一阵的发凉。她是退着从于家山去的.在门H绊厂一跃i她给衬里娃娃
接了几十年的生、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i产婆绊了一跃,她把子家儿子给她
装的红鸡蛋撤落得满屋子滚动”她顾不得去捡,也许她根本不敢去捡.她像那
些欢蛋一样从土家的院门q1滚了出去。接着她好像是着了魔一样,她再也停不
下来,她一下了治过了整个村子,把每个角落都治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