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女人把含含借到一所破肤里。庙院里到处扔满


  那女人直f身子*自言白语地说:唉!你
人4;使加啊11女样bA7,找再也不会惹你妈/
    女人弯腰拉赵/肯台、叹u气说,来吧,下家的千金小姐,今后
我就是你的妈。她换丁只手杖苔含含。走吧.跟着妈A3士享福占
吧!
    行含对这个让喊她妈妈的女人,有一种本能地厌恶c,但这个
别候,灿能这样对门己说话,义让她非常温暖了  淮还顾得了别人
啊!只要能逃小占*不行怎么样都行*她现在才布点们得发起判
来:苫台小lII分说,就坐到了这个女人的车子上。车子穿过废被
扣烟雾,助j’好久好久才停下来。
    耶女人把含含借到一所破肤里。庙院里到处扔满了垃圾,大
殿的地1:铺了许多张席子。她们刚进去,立刻就有十几个姑娘同
过来喊“妈妈”。
    妈妈,外面是不是还放枪?
    妈妈,有多少家房子又被鬼子烧71
    妈妈我受不了啦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城里去?
    她们一喊妈妈,把含含的眼泪义惹了出来:含含一
边想,这个女人不算老,看上去还没有妈的岁数大,她怎
么多的女儿来?
    一个小女孩吞亡去还没有含含大,看到含合流眼泪
住了她的手。
    我刚来的时候也哭,后来就不哭了。
    她是你们的亲妈妈吗,
    一个叼着烟卷的大姑娘嘎嘎地笑起来
们的亲妈,世上最亲最亲的妈:
插进来说,她当然是我
    说完,仰头吐厂一个烟圈,又嘎嘎地笑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