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她一亢都有这种本领、面刘大套大悲的事情她


  95扔是坐征东厢房的床上睡若b4J c gV厢房里儿媳妇的喊叫卢
比永猪都难听,老太大却让rJ己深陷在一种人定状怒眨。多年以
来她一亢都有这种本领、面刘大套大悲的事情她总是能认:自己迅
速睡过占。现在她又睡熟r,睡姿十分的安详,身子稳稳地坐着,
一双玉7合征脑前,光洁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她的圣洁的神态
与这虽然干净却破旧的老屋多少有些不谐和,好像是破庙里住进
了—尊神。她的死去的丈夫一直到断气都还被她的这种神情镇压
着;她的儿子从知事起,在她跟前倒更像是一个干依百顺的仆从。
    奶奶做了一个梦,她梦到远大里一片红光,她被什么东西感动
着,想哭,想大喊大叫*她术记得有多少年她都没有这样激动过
了。她跪下来,把头紧紧地抵在地上。一个口大的影子走过来,为
她牵过来一只桂键的小手。他声音异常小,但字字句句却像银子
般钻在她的心上:他说,好好地待他,他不是你们几间的孩子;奶
奶骤然惊醒,她听到了一个娃娃如号角一般嚎亮的哭:旋即,她的
儿子便进来栗告隔壁的消息。
    生了G一个另娃。
    给我抱进来吧[她依然面大表情地说n她心里还是咯唆一
下,惊悸在刚才的梦里。她还没来得及穿上鞋子,那个长得像个团
球一样的产婆就颠颠地乐着,把一个血腥的孩子递了过来。
    你瞧瞧这小模样俊的,哪里像我们乡下的孩子?生下来就鼻
子是鼻子眼是眼的。这音节儿这个长,只怕是个大个儿。
    一头浓密的黑发[奶奶低下头去看他的时候,他黑黑的眼珠
转了一下,竞然咧开嘴,笑了:
    奶奶看7—会儿,突然把那孩子紧紧地楼丁。她说,他不是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