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坚惊慌地点了点头,她刚刚为屈子接生出了—


们家的孩子.他是上大赐给我的‘
    产婆惊悍地看着这个不大开口讲话的女人,几144了,她还是
第一次听见她开n说话:这个从来不在外入面前开口的女人,现
在嘴巴决乐地抖动着,一脸郑重地讲述了她刚才所做的梦。当她
说到远大那—/;红光的时候、产:经顺黄她的声薛向肖外蹬去,正午
的大个里党然克的处一片通红*太15H如同燃烧丁—般:她的口夯
让产婆党得撤做梦·样的动听,软软的v浓浓的,吁昭呀呀然而又
是—丫—切的.嫁炒豆子般清脆。衬四人没行说锗,她是个南方的
蛮子  她说完丁,突然有些窘迫,好像自己也突然被刚才说出来的
话语震仕/—她的眼睛祈求地望着产婆,自言白语地说,我刚才都
说/些什么啊?我不该透露神的旨意的,你不要说出去好吗?
    产坚惊慌地点了点头,她刚刚为屈子接生出了——身透汗,现在
她的钎薄却是一阵一阵的发凉。她是退着从王家出去的,在门D
绊/一级。她给衬里娃娃接了几十年的生,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
次。产婆绊丁一竣,她把王家儿子给他装的红鸡蛋撤落得满屋子
滚动。她顾不得去捡,也许她根本不敢去捡,她保那些鸡蛋一样从
工家的院门里该了出去。接着她好保是着了魔一样,她再也停不
下来,她一下子滚过了整个村子,把每个角落都滚遍7!
    这个该死的产婆子啊,王家的奶奶怎么可以信任她的承诺,她
把王家孩子的事情比风都快地在村里吹了一遍。未了她还说,我
是绊了一避,骇得路都不会定了,那些鸡蛋个个倒像是长了腿一
样。我接了半辈子的孩子,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啊[
    村里有许多人都是不怎么相信产婆子的鬼话的,正像他们不
怎么相信媒婆子的话一样。大队里的干部,还有大队里的共产党
员,他们是受过党的教育的,而且在剿匪反霸和肃反镇反的革命实
践中逐渐变得唯物起来。但是这些话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,在坑
洼不平的村街亡流传起来。党员干部忧心仲仲地到支书这里反映
情况;那时大队书记正在闹头疼病。折腾起来—家子人都提心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