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我就想.在中国,每一个儿童的生长空间,


肯让孩子再走那条路了。钢琴,钢的军,铿亮的木壳子里面,
几乎全部是钢,孩子要用细细的指头在钢上放出音乐来,而且
每天是七八个小时的练习,就是一架机器也受不了。她瘦小的
身子俯在琴键上,弹半个小时.额头上就会沁出纫纫的汗珠。
孩子练琴的琴房是个只有几平方米,像洞穴一样的小屋,只放
得下一架钢琴。
    那时我就想.在中国,每一个儿童的生长空间,比么么所
处的这个琴房大多少?都说中国人不会笑.从儿童时期他们就
笑不出来了。他们对周围世界还没来得及了解,就一头扎进对
他们今后成长至关重要的重重武装包围之中。《汤普森练指法D、
《拜耳练习曲》、《少儿英语》,这些远离我们生活的东西,被我
们填鸭似的塞给他们,世界上最尖端的东西,他们都耳熟能详。
而生活中必须的东西,他们几乎都没弄明白。我记得有一次,
上了初中的虫么这样问我:堂亲和表亲怎么区别?
    我哭笑不得。还有多少孩子不知道,洋葱是长在地下,西
红柿是草本植物,骡子是马和驴交配产下的后代,而且还分为
驴骡和马骡?
    除了弹军,她的课业负担也是重得不可想象。每天早晨不
到七点就得起床,我们通常是在她睡梦中帮她穿好衣服鞋子,
系好鞋带。到开始洗脸的时候她才慢侵清醒过来,匆匆扒两口
早餐就得往学校跑。
    从她开始上学,我就傀进入了一条黑暗的隧道,不知道什
么时候能见到光明。中午、傍晚、直到深夜,都得一分一秒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