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成绩稍微有所下降,在家长会上就会被点名


计算上音乐和文化课的时间。我们不敢懈怠,每天都战战兢兢,
她的成绩稍微有所下降,在家长会上就会被点名。(学生某某
某,本局学习成绩急剧下降,原来在我们班的排位是第几,现
在是第十儿,甚至是几十,造成我们班在全校的名次从第二名
降到—…我们相信你和你的家长,不会给我们的班级抹黑。但是,
如果再不加紧努力,就来不及了。)
  开完家长会,我的心情非常沉重。走在路上我就想,孩子
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,什么叫来不及了?他们是在跟谁竞赛?
好像现在已经临近世界末日,好像他们是失足落水的孩子,如
果不抓紧把他们捞上来,就会被河流冲走似的。
  这个本该像蝴蝶一样飞翔的孩子,却像一只蜜蜂一样一刻
不停地劳作。除了学校,在家里我们也从来没有放松过,我们
总觉得她有无数的可能性,我们把生活拖欠我们的,统统压在
她身上。她因为是我们的孩子.就得承担我们未竞的梦想。她
不能有自己的梦想,我们的梦想就是她的,在她还没成人之前,
我们已经替她打造好了。她无异于我们的一个长工。
    么么招天待在学校的时间有十个小时以上。她很小就懂得
了语法,勾股定理,南湖上的红船和每一课课文的中心思想。
而且老师告诉她们,这要怎么做,那要怎么做,另外的要怎么做,
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们,人要怎么做。除了教给她们禁忌,很
少有她们成长所需要的东西,也从未告诉过她们这么一个基本
的常识:除了技律明确禁止的,她们什么都可以做,没有任何
东西是天经地义非得如此不可的2